五大行不良貸款率均較2018年末有所下降——銀行業資產質量保持平穩

2019-09-04 07:42 來源: 經濟日報
【字體: 打印

在監管層嚴格落實不良貸款分類標準的背景下,我國銀行業資產質量依然保持了平穩。其中,多家上市銀行的不良貸款率出現下降,潛在風險指標——“關注類貸款”占比也呈下降趨勢。多家商業銀行將從優化信貸結構、加強潛在風險管控、加大對不良資產處置力度、優化授信管理機制等方面入手,實現風險管理和支持實體經濟有機結合。

在經濟下行壓力加大、貿易摩擦等多重不確定背景下,商業銀行的不良貸款情況受到市場的廣泛關注。隨著半年報披露收官,上市銀行資產質量狀況也得以揭曉。

記者梳理年報數據發現,2019年上半年銀行業整體經營業績穩中有進、穩中向好,風險抵御能力持續增強。上半年八成上市銀行不良貸款率下降,銀行資產質量保持平穩。

不良率均下降

作為銀行業信貸風險的“壓艙石”,工、農、中、建、交五大行的不良貸款率均較2018年末有所下降。

具體來看,截至今年6月末,中國工商銀行、中國農業銀行、中國銀行、中國建設銀行、交通銀行的不良貸款率分別為1.48%、1.43%、1.40%、1.43%、1.47%,分別較2018年12月末下降0.04個百分點、0.16個百分點、0.02個百分點、0.03個百分點、0.02個百分點。

但從不良貸款余額指標看,除了農行,其余四大行均有所上升。截至2019年6月末,工行不良貸款余額2400.86億元,較上年末增加50.02億元;中行不良貸款余額1758.99億元,較上年末增加89.58億元;建行不良貸款余額2080.69億元,較上年末增加71.88億元;交行不良貸款余額755.08億元,較上年末增加29.96億元。

截至2019年6月末,農行不良貸款余額1853.12億元,較上年末減少46.90億元。“我們從2017年以來啟動了3年的‘凈表計劃’,堅持控新與降舊并重。”農行副行長王緯說,其中,特別加強了重點領域不良資產的清收處置,從目前的數據看,“凈表計劃”已取得階段性成果。

除了五大行,多家股份制商業銀行的資產質量也保持平穩,不良貸款余額、不良貸款率“雙降”。

截至2019年6月末,招行不良貸款余額532.21億元,較上年末減少3.84億元,不良貸款率1.23%,較上年末下降0.13個百分點;浦發銀行不良貸款余額678.74億元,較上年末減少2.69億元,不良貸款率1.83%,較上年末下降0.09個百分點。

值得注意的是,從已披露的半年報看,多家上市銀行的撥備覆蓋率也有所上升,一定程度上說明其風險抵補能力有所增強。

從五大行情況看,截至2019年6月末,工行、農行、建行、交行的撥備覆蓋率分別為192.02%、278.38%、218.03%、173.53%,分別較上年末上升16.26個百分點、26.2個百分點、9.66個百分點、0.4個百分點;與此同時,中行的撥備覆蓋率則出現下降,為177.52%,較上年末下降4.45個百分點。

潛在風險可控

觀察銀行業的資產質量,除了不良貸款余額、不良貸款率,還有一個潛在的風險指標頗為重要,即“關注類貸款”,這部分貸款最有可能轉化為不良貸款。從已披露的半年報看,多家上市銀行的關注類貸款占比出現了下降。

從五大行的關注類貸款余額看,除了建行、交行,其余3家均較上年末有所下降。其中,截至2019年6月末,工行關注類貸款余額4409.79億元,較上年末減少99.51億元;農行關注類貸款余額3148.75億元,較上年末減少115.44億元;中行關注類貸款余額3421.58億元,較上年末減少2.05億元。

從關注類貸款占比看,五大行則均較上年末有所下降。截至2019年6月末,工行、農行、中行、建行、交行的關注類貸款占比分別為2.71%、2.43%、2.73%、2.80%、2.32%,較上年末分別下降0.21個百分點、0.31個百分點、0.17個百分點、0.02個百分點、0.13個百分點。

此外,多家股份制商業銀行的關注類貸款余額、占比也出現下降。其中,截至2019年6月末,招行關注類貸款余額563.11億元,較上年末減少30.18億元,關注類貸款占比1.30%,較上年末下降0.21個百分點;華夏銀行關注類貸款余額676.88億元,較上年末減少39.07億元,關注類貸款率為3.80%,較上年末下降0.64個百分點。

“2019年上半年,招行持續優化信貸結構,并結合國家宏觀產業政策、動態調整壓縮退出類行業、房地產、地方安徽快3融資平臺等重點領域信貸策略,加快壓減高杠桿、‘僵尸企業’、產能過剩、低經營績效等風險領域客戶。”招行相關負責人說,但受個別對公大戶不良生成等因素影響,報告期內租賃和商務服務業,電力、熱力、燃氣及水生產和供應業,交通運輸、倉儲和郵政業等部分行業的不良率有所上升。

“就農行的情況看,交通運輸、倉儲和郵政業新發生的不良貸款都比去年同期有所增加。”王緯說。

他介紹,從農行不良資產的行業結構分布看,主要集中在一般制造業、批發零售業、租賃和商務服務業,不良率分別為4.97%、7.91%、1.6%,遠遠高于全行不良率的平均水平,這3個行業的不良貸款合計達1049億元,占該行全部公司類不良貸款的70%。

處置不良資產

針對備受關注的信用風險管控問題,多家商業銀行負責人均表示,接下來將多措并舉,從優化信貸結構、加強潛在風險管控、加大對不良資產處置力度、優化授信管理機制等方面入手,實現風險管理和支持實體經濟有機結合。

“下半年內外部經濟形勢復雜多變,銀行業資產質量持續承壓,信貸風險管控也有很多不確定性,但我們依然有信心持續改善資產質量。”王緯說,農行已將逾期20天以上的公司類貸款都納入了不良貸款的口徑,執行比監管層更加嚴格的標準。

“中行將從五方面入手,強化風險管理和支持實體經濟有機結合。”該行風險總監劉堅東說。

具體來看,一是圍繞經濟高質量發展,引導信貸結構的持續優化。“中行已制定了支持制造業高質量發展的政策,同時也會加大對冰雪產業、銀發經濟、教育領域以及科技創新、模式創新、制度創新等方面的研究,加大對此方面的支持力度。”劉堅東說,同時,將繼續加大對京津冀一體化、粵港澳大灣區、長江經濟帶、海南自貿區等重點區域的支持力度,通過高質量的資產業務來保證整體的資產質量穩定。

二是聚焦重點領域,加強潛在風險管控。其中,針對地方安徽快3隱性債務、房地產、產能過剩行業等重點領域,將持續保持風險排查、摸清底數;同時,對于大額潛在的風險客戶,將繼續逐戶定策、明確責任、及時跟蹤,把潛在的風險提前化解。

三是多措并舉,繼續加大對不良資產的處置力度。“中行對不良客戶實行‘總分行分層管理’,一方面繼續強化集中清收,一方面加大對分行的專業指導,進一步加大與資產管理公司的合作。”劉堅東說。

四是優化授信管理機制,落實盡職免責,提高整體效率。

五是充分利用先進的信息科技技術,提升整體的風險管理水平。例如,繼續推動線上風險控制,建立線上風控平臺,并利用大數據等先進技術手段來優化信用風險的監測預警體系,提升風險管理的智能化水平。(記者 郭子源)

【我要糾錯】 責任編輯:李潤發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回到 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