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政放權4年間,那些多重審批和亂收費現象治理得怎么樣了

2016-11-21 11:33 來源: 新華社
【字體: 打印

新華社北京11月21日電(記者 烏夢達、袁軍寶、翟永冠、朱基釵、雙瑞、陳諾)黨的十八大以來,各級政府推出一系列簡政放權、轉變政府職能的措施。4年間,那些備受百姓和企業詬病的多重審批和亂收費現象,如今治理得怎么樣了?“新華視點”記者進行了追蹤。

百姓“痛點”:大量“奇葩證明”、數億元“亂收費”、300多項“資格鑒定”被取消

日前,北京取消調整74項政府部門要求基層開具的各類證明,一些老人領養老金時需要出具的“證明自己還活著”之類的“奇葩證明”被廢止。

簡政放權推進4年來,全國各地大量“證明”被取消。這些證明涉及婚姻家庭、住房服務、社會保障、收入財產、醫療衛生、戶籍身份等10多類,要求開具的單位涉及政府部門以及法院、群眾團體、銀行、保險、民航、鐵路等國有企事業單位。

2015年11月,國務院《關于簡化優化公共服務流程方便基層群眾辦事創業的通知》明確提出,堅決砍掉各類無謂的證明和繁瑣的手續。今年8月,公安部、國家發展改革委等12部門聯合出臺《關于改進和規范公安派出所出具證明工作的意見》。這意味著老百姓不用再為一些奇葩證明跑腿受累。

除了各種證明,曾經每年高達數億元的公共服務壟斷高收費也是百姓多年“痛點”。給薄薄的人事檔案安個家一年要花200多元;為戶籍卡“安個家”需數千元,每年另交管理費數百元,開個“無犯罪證明”花200元……

目前,檔案保管費,集體戶口托管費等陸續停止收費。國家發展改革委表示,各地發改委將對現有收費政策進行全面梳理,對政府管理的收費政策,實行目錄清單制并對社會公布,讓單位清清楚楚收費,讓群眾明明白白繳費,讓收費在陽光下運行。

同時被大量叫停的還有“資格鑒定”。曾經,美甲師要通過考試持證上崗并分為5個級別,在花店當插花員也要通過資格認定……近年來,國務院分6批取消了319項職業資格許可和認定,插花員、美甲師等一大批“職業資格”許可和認定被清理取消。

人社部介紹,部門設置的沒有法律法規和國務院決定作為依據的準入類職業資格基本取消,部門和全國性行業協會、學會未經批準自行設置的水平評價類職業資格基本取消。

企業“痛點”:審批事項減三分之一,市場活力增強

“以前建新廠至少要跑一年的手續,沒想到這次三四個月就辦完了。”在山東高青縣,山東金洋藥業有限公司常務副總經理宋學寧指著快要建成的廠區說。

“快得有點措手不及”的“獲得感”的背后,是從中央到地方大幅壓減行政審批事項、商事制度改革等眾多政策的實施。

國務院累計分9批取消和下放行政審批事項618項,占原有審批事項的36%,超額完成減少行政審批事項三分之一的承諾。多數省份行政審批事項減少50%左右,有的達到70%。例如天津市級審批事項減少到282項,累計減少75.1%。

淄博綠城置業有限公司前期管理部經理張作濤說:“原來人防審批要20天,后來降到10天,現在只要3天。”

商事制度改革,新誕生企業數量顯著增加。自2013年商事制度改革以來,工商登記前置審批精簡85%,“先證后照”改為“先照后證”,全面實施“三證合一、一照一碼”等系列政策,大大推動了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熱情。

國家工商總局相關負責人介紹,全國實有各類市場主體增幅連續3年超過10%,今年上半年平均每天新登記市場主體更是超過4萬戶,新登記企業1.4萬戶,比改革前的2013年每天0.69萬戶,增長1倍多。

推進重點:“審批長征”仍需改進,部分“深水區”和“角落”對權力戀戀不舍

簡政放權的成效有目共睹,但同時,在部分改革“深水區”和“角落”,一些部門對權力仍戀戀不舍。

國務院已經取消非行政許可審批事項,山東省審計廳今年7月份公布對127個縣推進簡政放權政策落實情況的審計結果,有12個市28個縣的768項非行政許可審批事項仍在行政審批目錄中保留,未及時清理。

記者在多地采訪了解到,投資審批“萬里長征”雖然大大縮短,但仍需“千里長征”。記者在山東一縣級行政審批大廳看到,辦事指南顯示,建設項目立項階段涉及6個部門,用地審批階段涉及2個部門,規劃報建階段涉及5個部門,施工許可階段涉及6個部門,竣工驗收階段涉及6個部門,共需提交160多類文件,每類文件中又包括多個具體文件。

成都一家高科技新材料生產企業表示,企業的計量工具檢測費太高:“一個磅秤的檢測費用就800元,一年僅設備檢測費用就幾十萬上百萬元。”

同時,有企業家反映,在一些地方,民營企業自建廠房也需要招標,僅招標公示就要約一個月的時間,“用自己的錢建廠房,有自己中意的施工隊伍,為什么還一定要招標?”一位企業家問。

此外,備受質疑的“紅頂中介”悄然轉入地下,收費壟斷、利益輸送現象依然不少。記者采訪時,一些企業和政府人士表示,本土中介機構和相關審批部門仍存在千絲萬縷的聯系,同時中介機構總體發育不足、競爭不充分,導致中介費用不能有效降低。

“在做環評時,一直占據當地市場的一家中介公司報價96萬元,但外地中介公司只報價16萬元,當委托方選擇外地公司時,相關主管部門人員便來施加壓力。”山東一家單位相關負責人說。

專家認為,轉變政府職能、優化市場環境,政府權力之手過長問題仍然存在,這需要進一步強化頂層設計、加快政務信息共享體系建設、全面排查“角落”權力、強化事中事后監管等措施,從而為經濟轉型升級提供更好環境,不斷增加百姓“獲得感”。

【我要糾錯】 責任編輯:傅義洲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回到 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