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惠金融為民營企業“雪中送炭”

2019-01-27 07:22 來源: 經濟日報
【字體: 打印

1月25日,在廣東佛山中國陶瓷產業總部基地,本想給員工提前放假的廣東博德精工建材有限公司董事長葉榮恒突然改變了主意。

讓葉榮恒作出推遲放假決定的原因,是銀行支持民企的一次大膽嘗試——中信銀行廣州分行利用下游企業的訂單作質押擔保,有效解決企業應收款與采購支付問題。一筆2.5億元的授信申請,過去若沒有任何固定資產抵押,民營企業獲得信貸支持的可能性幾乎為零;若按照傳統辦法用應收賬款做融資,時間至少要延遲到春節后。這筆資金不僅支持博德精工完成3.5億元訂單,也加強了與下游數百家小企業的合作,企業生產干勁更足。

民營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備受社會關注。1月22日至26日,記者在北京、廣州、佛山等地調研時發現,民營企業的融資需求已受到各方重視,融資待遇更加公平,一批創新金融產品涌現,銀行業“敢貸”“能貸”“愿貸”意識明顯提高。

大型民企上下游的小微民企融資難問題一直都很突出。談及上游供應商小企業的融資困惑,依文集團董事長夏華說,“過去企業與個別商業銀行打交道很被動,難在不能充分平等地交流。如今,民企和金融機構坐在一起解決問題,而不是直接生搬一套模型來套用審核”。

從最初只能抵押房產貸款,到如今中信銀行提供的“流動資金貸款+產業鏈上游工廠的訂單融資”,依文集團不僅獲得5000萬元無抵押授信,其上游企業的融資成本依托于龍頭企業信用,也從過去的年利率8%降至目前的約5%。

“不唯大小,不唯行業,不唯企業性質”,中信銀行普惠金融部負責人谷凌云表示,普惠金融貸款完全按照全行統一的授信政策執行,全面支持處于不同成長周期的民營企業。

轉變態度、讓民企享受公平融資“待遇”僅是“愿貸”的第一步。如何推動銀行放下盈利的“包袱”,真正做到“敢貸”“能貸”,考驗著銀行經營者的智慧。

在谷凌云看來,部分民營企業融資難的原因涉及企業資本少、居產業鏈末端缺乏議價能力、征信體系缺失、資產難盤活和資金被大企業占用等多方面。前3個因素客觀存在,而后2個因素可從銀行角度加以解決。

博創智能裝備股份有限公司是位于廣州的一家高端裝備制造民營企業。“我們企業的特點是重資產、生產研發周期長、資金周轉慢、資金投入量大。例如,要做到10億元銷售收入,前期投入至少10億元,每年的資金僅能周轉3次,新產品一般能用10年之久,存貨損失很小。尤其在行業整體景氣度回落時,上下游企業的賒賬就會增加。”在博創智能裝備董事長朱康建看來,行業特性決定了公司的融資“路線圖”不能只顧眼前,不能只顧自己,必須有“水庫蓄水式”的財務安排,綜合考慮上下游企業才能規避風險。

這樣的融資需求和企業現狀,銀行“敢貸”嗎?中信銀行廣州分行在了解到博創智能和上下游企業融資情況后,創新推出針對民企的供應鏈融資業務,加快審批進程,10個工作日就完成審批和先期放款1億元,其中4000萬元貸款給企業本部,6000萬元準備為上下游企業提供融資服務。

在中信銀行廣州分行開發區支行行長楊式釵看來,供應鏈融資給銀行服務民企3個啟示。一是在服務模式上,改變過去依靠支行客戶經理上門營銷模式,從一開始就由總行、分行、支行三級聯動,與企業保持密切溝通,實現高效快速“有溫度”的服務;二是創新融資擔保模式,通過深入了解民企需求,更注重對客戶整體經營情況研判;三是金融產品服務多元化。不再針對單個民企融資需求,而要打通客戶上下游供應鏈企業提供綜合化、定制化金融服務。

“目前風險投資很流行,不少民企想嘗試,其實股權融資作為直接融資,雖然具備高效率、低杠桿等優勢,但融資風險大,涉及股東權益、企業控制權和管理權等不確定因素。發行債券看似簡單,實際上耗時久,前期投入不菲。而銀行融資像‘滴灌’,相對平緩。民企和小微企業應結合自身情況選擇適合的融資方式,那些專注主業、勇于創新、財務較好的民企理應受到金融機構追捧。”創業16年的朱康建坦言。

多名企業負責人在與商業銀行盡職調查的溝通中表示,要解決民企融資難題,單方面依靠金融機構“輸血”并不能長久。新的一年,民企要加大科技投入,向創新要效益,提升“造血”能力。“民營企業自身要走出融資困境,不能‘乞憐’銀行施舍,必須苦練內功,實現更好發展。唯有如此,才能從根本上解決融資難融資貴問題。”廣州鹿山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汪加勝說。(記者 周琳)

【我要糾錯】 責任編輯:石璐言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回到 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