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國債券市場對外開放提速

2019-01-30 08:28 來源: 經濟日報
【字體: 打印

境外投資者進入通道不斷優化——
我國債券市場對外開放提速

作為全球體量第三的債券市場,中國債市必將成為全球主要基金的重要配置市場

中國債市對外開放不會一蹴而就,還有不少基礎設施建設以及基本的配套制度需要完善和明確

在迎來首家外資信用評級機構之后,2019年我國債券市場將有更多對外開放的新舉措落地。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潘功勝日前表示,將繼續完善債券市場相關安排,進一步對外開放。債券市場互聯互通方面,將研究推動債券ETF等指數型產品發展、債券中央存管機構(CSD)互聯互通。

境外投資者積極參與

中國人民銀行最新公布的數據顯示,2018年參與銀行間債券市場的境外機構數量增加了380家,達到1186家。近年來,隨著我國債券市場對外開放的力度不斷加大,對外資的吸引力明顯增強,而在2013年,參與我國銀行間債市的外資機構數量僅為138家。

外資流入規模更是明顯上升。數據顯示,2018年中國債券市場的外資凈流入規模約為1000億美元,占新興市場的80%,反映出境外投資者投資中國債市的意愿強烈。

境外投資者的積極參與,一方面源于中國債市收益的吸引力,另一方面,則是因為對外開放力度大、投資渠道日益通暢。

“中國債券市場具有較強吸引力,中國國債收益率比日本國債高出不少,中國債市發展也具備良好的經濟基礎。”潘功勝表示,中國債市整體違約率也較低。2018年末,中國債市的違約率只有0.8%,低于2018年商業銀行1.89%的不良率,也低于近年來國際市場水平。

潘功勝介紹,境外投資者投資中國債券市場,第一類是傳統通道,如QFII和RQFII;第二類通道是直接進入中國債市投資;第三類通道是“債券通”。其中,“債券通”開通時間雖然不長,但投資者數量和債券持有規模增長速度非常快。2017年7月份,“債券通”開通。截至2018年末,“債券通”下的境外機構投資者數量已有505家,持債規模達到1800.89億元。

2018年,境外機構投資者進入中國債券市場的有關制度安排得到了進一步優化。在稅收優惠方面,對境外機構投資境內債券市場取得的債券利息收入,3年之內暫免征收企業所得稅和增值稅。同時,交易過程也更加便捷。2018年,在直接入市和“債券通”下全面實現了券款對付(DVP)結算,大宗債券交易前分倉、交易后分倉功能也很快上線。去年,在外匯交易中心平臺與彭博終端連接后,在“債券通”模式下,境外投資者又能多一個選擇,即便捷地通過彭博公司交易終端投資中國債券。

中金固定收益數據顯示,近幾年境外機構對中國債券增持規模逐年提升,2015年至2018年境外機構配置境內債券的美元計價規模分別為86.4億美元、277億美元、516億美元和893億美元。其中,2018年為歷史最高,較2017年大幅上升72%。

“熊貓債”發行主體豐富

除了境外機構買人民幣債券更積極,境外機構到中國債券市場發債即發行“熊貓債”的熱情也在提升。

央行數據顯示,到2018年末“熊貓債”的累計發行規模將近2000億元人民幣。同時,潘功勝介紹,“熊貓債”發行主體不斷豐富,有國際開發機構、外國政府類機構、境外金融機構、大型境外企業。

這也得益于“熊貓債”發行制度的完善。2018年9月份,人民銀行和財政部聯合發布《全國銀行間債券市場境外機構債券發行管理暫行辦法》,進一步明確了境外發行人在中國銀行間市場發行“熊貓債”的政策框架,簡化了債券發行管理,除了境外金融機構發行“熊貓債”需經央行核準,其他機構發行“熊貓債”向交易商協會申請注冊即可。

發行規則的明確提升了“熊貓債”發行制度的透明度,有利于境外機構發行人降低溝通成本。“此前外國政府、境外金融機構和境外非金融企業在發行‘熊貓債’過程中,僅能參照國際機構發行過程,向主管部門遞交相應申請材料,缺乏統一標準,申請效率相對較低。”東方金誠首席宏觀分析師王青認為,在《辦法》發布后,“熊貓債”發行人被分為外國政府類機構、國際開發機構、境外金融機構、境外非金融企業法人4類,并針對這4類分別設定了發行條件、發行程序和信息披露等全流程的規則,為各類發行人提供了可操作的規范。這有助于提高發行效率,進一步增強銀行間債券市場對國際發行人和投資人的吸引力。

近期,對于在中國發行“熊貓債”資金進出方面的問題,潘功勝進一步明確表示,其資金留在中國使用還是調到境外使用不受限制。

三方面推進對外開放

盡管債市對外開放舉措不少,境外投資者對于投資境內市場仍存顧慮。

天風證券固收首席分析師孫彬彬認為,如銀行間外匯市場即期交易,目前只有境外央行可以參與,“北向通”下投資者仍不可以進入境內的外匯衍生品市場。投資者的外匯風險對沖工具還比較缺乏,不能完全對沖外匯風險。同時,部分境外投資者還無法參與中國國債市場的債券回購交易,境外投資者也無法有效參與國債期貨市場。這也意味著投資者在利率風險對沖工具上也并不完善,無法完全對沖利率風險。

“針對這些境外投資者關心的問題將有相關制度安排。”潘功勝介紹說,一方面,外匯局正研究優化境外投資者參與外匯對沖交易相關安排,將有效支持境外投資者的特殊結算周期需求,財政部計劃增加2019年關鍵期限國債續發次數。另一方面,還將適時全面放開回購交易,大力推進人民幣衍生品使用。同時,在債券市場互聯互通上,還將研究推出債券ETF等指數型產品發展、債券中央存管機構互聯互通。

2019年,中國債市還將有被主流國際指數納入的機會。花旗富時全球政府債券指數(WGBI)和彭博巴克萊全球綜合指數(Global Aggregate)預計分別將于今年9月份和4月份正式宣布是否將中國債券納入指數。完全納入全球綜合指數后,以人民幣計價的中國債券將成為繼美元、歐元、日元之后的第四大計價貨幣債券。

中金固收團隊認為,2019年將是中國債市取得重大進展的、有里程碑意義的一年。然而,中國債市的對外開放不會一蹴而就,還有不少基礎設施建設以及基本的配套制度需要完善和明確。

毫無疑問,作為全球體量第三的債券市場,中國債市必將成為全球主要基金的重要配置市場。

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末,中國債券市場債券余額為86萬億元人民幣,為全球第三大債券市場。去年底,境外投資者持有債券占比為2.3%,其中在國債方面,境外投資者持有中國國債占比達8.1%。不過,這一持有比例遠低于國際發達經濟體,仍有較大提升空間。(記者 陳果靜)

【我要糾錯】 責任編輯:張興華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回到 頂部